Wednesday, March 12, 2008

也许

經過那麼久以後
你依然如此灑脫
我只能跟在身後


不問你是否愛我
也不敢多要求深怕你
不再聯絡


還是同樣的結果
你終於說出了口
說你並不適合我

我知道那只是
你的藉口
你不想傷害我
卻又傷得我徹透


你要求一片天空
請我還給你自由
卻沒想過
我從來不曾住在你心中


也許我早該看透
我們不會再有以後


也許
也許有一天你也會寂寞

No comments: